云南一日游推荐虚拟社区

大火两周年:租金疯涨但没人气的香格里拉还回得去么?

澎湃新闻 2021-08-12 09:56:35

澎湃新闻记者 徐其勇 发自云南香格里拉



2016年第一天,重建后再度向游客正式开放的云南省香格里拉独克宗古城,并未像两年前(2014年1月11日)的那场大火般,引起极大关注。


据当地官方通报,为再现古城容貌,火灾发生后,政府部门迅速整合资金1亿元,从2014年8月25日启动重建工作,到2016年完成古城重建。


近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重返独克宗古城,调查、走访发现,古城道路、水电铺设等基础设施重建已经完成,受灾被毁的343栋房屋主体框架建设基本完成,一栋栋新建的藏式楼房排列整齐。但古城内重建的246家商铺,有145家张贴告示寻租。已租房经营的商户普遍反映,相较火灾之前,现在生意惨淡,但租金一路飙涨,最高涨了10倍。


香格里拉独克宗古城恢复重建办公室工作人员罗光兰表示,重建后的古城已正式向游客开放,政府部门将积极引导房租高涨现象,力争使古城早日恢复火灾之前的旅游盛况。


2016年1月6日,被烧毁的独克宗古城基本已经重建完成。 文内图均来自澎湃新闻记者 程艺辉



一个独克宗人火灾后的生活


1月6日早晨,当地气温零下10度。61岁的侯权(化名)行走在宛如空城的独克宗古城里,不禁长叹一声。


侯权是土生土长的香格里拉人。他从未上过学,但在当地人眼里,他头脑精明,颇有威望。


侯权是一名手艺人。从70年代起,他担任当地一家五金厂厂长。当年,由他发明的铁皮烤火炉,至今仍在香格里拉地区推广。火灾发生之前,侯权一家五口居住在独克宗古城四方街旁一座木屋里,有房六间,面积两百平方米。


侯权告诉澎湃新闻,古城内的房屋多是祖辈留下的遗产,和他家的房屋一样,多为土木结构或土墙的低矮房屋。古城内有居民三千人左右,共有四方街、皮匠街、长方街三条街道。


在侯权的记忆里,父母很早便将六间木屋充分利用了起来。两间用于居住,另外四间用作商铺,经营日杂、小百货等,补贴家用。后来,随着城市发展,古城内的大部分居民自发搬迁到了古城外居住,但侯权一家还是留在了古城里。


侯权回忆说,1985年至1997年,独克宗古城名气还小,前来旅游的,主要是外国人。但侯权敏锐地看到了商机。


在其父母的帮助下,侯权将木屋改造成了餐吧,既可以喝茶,也可以吃饭——此举在古城算是首开先河,一时间,侯家游客盈门,成了外来游客们的聚集地。


2003年,当地政府开始开发古城,修筑古城内的道路,埋设电缆线等。一些居民也开始将自家的房屋改造。与此同时,一些嗅到旅游商机的江西、福建、青海等地的商人,纷纷前来古城租房做生意。


2008年,侯权家也将六间木屋租给了来自江西的蒋某开酒吧,租金3.6万元/年,租期10年。此后,侯家正式搬离古城,在距离古城一公里的地方,买地建了一栋房子,花了近百万元。


有新房可以住,有租金可以收,侯权原本以为可以开始安享生活了,但他做梦也没想到,2014年1月11日凌晨的那场大火,打破了他平静的生活,将属于他的六间木屋化为灰烬。


大火过后,侯权跟其他受灾户一样,获得当地政府给予的每户10万元、以及按宅基地300元/平方米的救助,还有政府给予的每户10万元贴息三年贷款。


香格里拉独克宗古城恢复重建办公室工作人员罗光兰日前表示,这些救助资金是多渠道筹集的,有社会捐款,也有政府的财政资金。然而,相对于火灾损失而言,这些救助对于受灾户和经营户来说,依然不够。


工人正在修建古城房子。


之后,当地政府开始组织人员进行古城重建工作。2014年8月25日,重建工作正式启动。由政府统一规划,按照修旧如旧的原则,村民自修自建。


侯权也加入了重建行列。但由于手里缺少资金,火灾发生后,侯权主动找到租赁户蒋某商议,由自己提供地基,蒋负责修建房屋。房屋建成后,继续履行合约,租金不变。但蒋没有答应他的这一要求。


无奈,侯权只好自己四处筹钱重建房屋。依照政府的统一规划,2015年11月,侯权在位于古城四方街旁的六间房主体框架完成,两层近200平方米。重建房花了90余万元,大部分是向亲戚朋友借的。


考虑到自己已经年老,侯权决定还是将重建的房屋租赁给别人经营。他在房屋四周张贴上租赁广告,拟收租金30万元/年。这一金额相比火灾前,上涨了8倍。


然而,老侯的租房广告张贴出去已近两月,鲜有人问津。


重建后的商铺不知何时才能租出去,老伴也没有工作,如今,侯权夫妇俩的生活全靠他每月两千多元的退休金维持,而且还要偿还重建房屋所欠下的借款。有时候,已经参加工作的儿子会孝敬给他们一些钱补贴家用。


天寒地冻,街巷冷清,回想独克宗古城昔日川流不息的热闹与繁盛,生于斯长于斯的老侯不禁黯然失落。


被烧毁的独克宗古城已被一栋栋新建的藏式楼房占据,古城内重建的246家商铺,目前有145家贴出了租房告示,占了一半以上。经营户们普遍反映,生意惨淡,且租金相较火灾前,涨了三四倍。



火灾后租金成倍上涨,一半以上商铺招租


侯权介绍说,在独克宗古城,像他一样,张贴广告出租新建房屋的不少。


澎湃新闻近日走访发现,在古城火灾后废墟上重建的246家商铺,有145家贴出了租房广告,占了重建商铺的一半以上。大多数为整栋出租,租金相较火灾前,翻了三四倍,最高达10倍。


侯权透露,租金高涨除房东重建房屋成本增加外,还有很大比例是一些外地人从房东手里租房,然后高价转租,赚取其中差价。几经倒腾,最后租金翻了几倍。


在独克宗古城四方街,澎湃新闻联系上租房广告中的寸某。他称,面积共180平方米的六间房,年租金至少80万元。五年合同期,且租金3年一缴。


知情者称,寸某专门从房东手里租房,然后倒腾高价转租,赚取差价。事实上,原房东仅收取租金30万元/年。而火灾前,租金不到4万元/年。


澎湃新闻提出,在合同期内,如遇房东反悔怎么办?寸某回应,他可以协调,但租金不退。


房东高小松称,他的房屋出租,10年合同期,租金22万元/年。如果通过“二传手”,价格至少翻一番。


新修的独克宗古城到处贴有旺铺出租。


张芳在古城内重建的房屋有240平方米,火灾发生前,租金为5万元/年,如今,她将租金提高到了16万元/年。她解释租金涨价原因:重建房屋花费不菲,且建成后功能更加齐全。


张芳强调说,她这个租金,算是“良心价格”。如果经“二传手”租赁,价格肯定翻倍。


古城内商铺租金也在成倍上涨。


30岁的乔喜欢摄影,2013年5月从安徽来到独克宗古城。火灾前,他租赁的一间100平方米的商铺,租金为3.5万元/年,如今,租金涨到了8万元/年,装修还花了30万元。


不过,乔对未来充满信心。他相信,还是会有越来越多的游客来到火灾后重建的独克宗古城,他的生意也会好起来。


火灾给王彪带来的经历,则更为波折。2013年,王彪从云南大理来独克宗经营土特产,与房东签下合同,租下两间铺面,租期至2019年。结果经营不到5个月就遇上了火灾,损失约350万元。


事后,房东承诺,火灾后继续履行合同,租金不变。未料,2015年3月,王彪向房东提出续缴房租时,对方却不认账了,要求将房租由火灾前的6万元/年增加到16万元/年。


短短一年时间,租金上涨了10万元。无奈,。2015年10月15日,。王彪不服,目前已上诉。


古城内的多名经营户证实,火灾发生后,他们均遭遇不同程度租金上涨,最高涨幅达10倍。一名经营户称,火灾后也有没有涨房租的房东,但为数极少。


月光广场游客稀少。



生意冷清,有些商户一年收入不够房租


1月7日,在独克宗古城北门街的阿贵客栈,服务员袁志守了整整一天,也没能等来一名客人。


阿贵客栈老板周伟峰告诉澎湃新闻,这样的日子,从去年12月以来,已经持续了好长一段时间了。大多时间,袁志靠打游戏打发时光。


2013年10月,周伟峰从浙江来到独克宗古城,投资85万元经营阿贵客栈。客栈为两层藏式楼房,13间客房,每年租金16万元。两年前的那场大火,阿贵客栈虽然侥幸躲开,但游客减少,让生意变得异常冷清。


周伟峰告诉澎湃新闻,古城火灾前,即使是旅游淡季,前来香格里拉独克宗古城的游客还是川流不息,客栈多数时间都是客满。但火灾发生后,来古城游玩的人比以前少了三分之二。


周伟峰称, 2013年10月,即使刚刚开张,一间客房也能卖到将近300元/晚,那个月的营业收入达到4万多元,相当可观。


6月至9月原本是香格里拉的旅游旺季。而2014年7月和8月,阿贵客栈两个月的营业收入不过5万元,其他时间客栈生意冷清,几乎无人问津。


从2014年以来,连续两年,客栈营业收入连房租都没有赚回来。去年,房东还上涨了租金。不过,周伟峰未透露租金上涨的金额。因为生意冷清,周伟峰今年准备提前回家过春节。


长时间的冷清生意,已让经营户胡兵没法“友好”地面对采访了。他说,房东租金上涨,生意又不好,心情如何好得起来?


阿贵客栈的生意比去年好一些,但是在这个季节它依然没有一个客人。


火灾前,胡兵在独克宗古城内经营有三家饰品店,每年有70万元收入。而好梦难长,他的饰品店中有两家被大火烧毁,损失200多万元。


原本胡兵并没有灰心,他想着能够重振旗鼓。雪上加霜的是,2015年10月,房东将租金由以前的4万元/年上涨到16万元/年。


胡兵等经营户告诉澎湃新闻,火灾之痛,大家感同身受,因重建房屋成本增加,房东们提高租金,于情于理,均可接受。但涨幅如此巨大,成了租户们难以承受之重。然而此时放弃,则机会全失,为等待时来运转,大家只好咬牙苦撑。


经营户刘明亮对此也有同感。火灾后,他家生意也一直不好,一年下来,连房租都难以为继。但和许多其他的经营户一样,他宁愿承受高房租也要继续经营。


刘同时透露,他们当中,也有经营户因无法承受高房租而选择离开,导致商铺频换招牌,无序的租金上涨行为令人忧虑。刘急切希望,古城管理部门能够出面,规范租赁市场,否则,会严重影响到古城的未来发展。


这一现状,同样让房东侯权深陷忧虑。他称,如果古城管理部门不出面积极引导,未来的古城旅游要么涅槃重生,要么走向死亡。


对房东侯权和经营户们的担忧,独克宗古城恢复重建办公室工作人员罗光兰称,当地政府部门将针对这一现象制定方案,积极引导。她介绍,目前,因火灾受损的246户343栋房屋已完成主体框架建设,古城符合重新向游客开放的条件。


目前,重建后的古城,已在香格里拉一年中最寒冷的时节,正式向游客开放。所有的房东与经营户都在担忧与焦灼中等待。他们忍不住想,也许,很多的游客明天就会到来。


相关工作人员在检查古城的消防设施。



Copyright © 云南一日游推荐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