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一日游推荐虚拟社区

石林正在发生的三大变化

山石国人 2021-06-08 11:42:49

高铁板桥站缩短了连接昆明的时空。“板桥站”是我对它的昵称,官名叫“石林西站”,位于板桥镇矣马伴村。如果把石林县孤立起来,则与石林县联系最密切的城市非昆明莫属。高铁的意义不在于石林人去广州上海有多快,没事去干什么?然而去昆明却是常见的。

从板桥站坐火车到昆明南站后,在站台里就可以换乘地铁一号线,地铁又纵贯昆明城。高铁板桥站到昆明南站,中间只隔着一个阳宗海站,且阳宗海站是一个备用站,平常不用,所以从板桥站是直达昆明的,我体验了一回,不多不少,20分钟。

换乘地铁后七八分钟可到新螺丝湾商城,20分钟可到市中心,因此石林人一个钟头后从昆明市区中心“土行孙”般冒出来已成为现实。往返一趟累计只须2个钟头。

而此前从县城坐客车到昆明东部客运站要1个半钟头,转公交到市中心又要1个半钟头,3个钟头的双程,来回是6个钟头。

结论:与坐客车相比,坐高铁往返昆明能省4个钟头,省40元车费,真是省时又省钱。

这对石林人民来说是重大利好,对客运公司来说是重大利空。网上有人得出这样的结论:与蜿蜒的老公路相比,高速公路让车匪路霸接近消亡!这回石林也可下一个结论:高速铁路将让牛哄哄的垄断的客运业日薄西山。


板桥站官名叫“石林西站”,建设过程中曾挂出“阿诗玛站”的牌子,没几天又拆了,换成现在的“石林西站”。站名让人有点摸不着头脑,难道高铁还有东站?北站?南站?又在哪里?而换名这事是要领导拍板的,这说明领导志在四方啊!不过也有点马牙连天的感觉。


棚户区改造救了石林经济一把。棚户区改造是李克强总理的新政。总理曾在辽宁当过省长,东北是老工业基地,那儿木料多,工人都住在木板房里,这地方又没有与时俱进,在发展中落后了。陈旧的木板房的确让人同情,就改造了,深得民心。总理在全国一推广,云南也有了任务。石林县又是旅游胜地,任务就安到了石林。

老城破败的街道两侧,腐朽的瓦房按商铺价算,四千多元1平米。局外人看着这房并不好,这价并不低,房主嘴里说吃亏,心里却乐意。因此900多户哗啦啦大都签了协议拿了钱。平均每户有五六十万元,总金额达四五十亿。

改了老房,自然要买新房,因此石林这个四五线小城,2016年房价不降反升,都给棚户区改造给买涨了,涨幅约每平400元。二手房交易也火爆起来,各居民小区处处可见搬进来的西北街人。

从事装修的泥工、电工、铝合金工也忙活起来,订单都排到了三个月后。加上卖建材的,一大个群体的人有生意可做了。在近年全国经济一片萧条的大环境下,四五十亿的“水”放进石林经济这个“池子”,石林的经济被重重的向前推了一把。

旅游业的格局发生了变化,但还需“肉食者”谋之,从政策上添一把火。

李克强在辽宁省主政时,他不是盯着传统经济指标,而是通过“社会用电量、铁路货运量、贷款增长量”来观察经济是否在增长,被英国人总结为“克强指数”。借鉴一下这个方法,从用电量来看石林县的三个产业,就可以看出哪个产业衰落和哪个产业兴旺。从供电供司提供的统计年鉴的资料可以看出,第一产业的农业和第二产业的工业、建筑业,用电量连年下降;而第三产业用电量,年年快速增长,近五年来增长了近一倍。

       

 上图说明石林创业者的风口在第三产业,在旅游。

海洋冰雪世界、杏林大观园目前很火。路过石林中路小山沟村这一段时,会发现小轿车停得到处都是,这是来海洋冰雪世界看海豚的。马肉馆的老板说位于该公司斜对面的西纳村边的公租房,租了一整栋给这家公司,因为公司需要供给员工住。西纳村、小山沟村的个体餐馆因此也火得不行。

杏林大观园带动了高石哨村的就业和餐饮。糯黑和阿着底早也名声在外,游客不少。

多年前,许多人在石林景区周边做生意,现在销声匿迹,因为经营产所被管理局给端了,弄得生意人无用武之地。现在大的旅游项目不断涌现,乡村旅游正在兴起,使旅游的格局发生了变化。生意人在家门口做生意又有了可能。群众有了参与的舞台,将会让旅游的格局发生根本变化!不是吗?毛主席都要一切发动群众、一切依靠群众的。

但无论依托大项目吃点“漏沟水”,还是自已小打小闹,都离不开要有经营产所。石林县应该发挥彝族自治县可以制定自治条例的权利,制定自治条例让农村的房子和城里的房子有一样的身份,让买卖农村房子没有后顾之忧,法律上有同等地位。房子解放了,经营场所才能解决,创业者从事旅游这一行也才有载体!如果石林县能抢占这一点先机,则县外资金、人才将纷纷涌入,“乡村旅游”“全域旅游”可以迅速在石林大地落户安家。

李师,山石国人好友,为人厚道,做屋面或卫生间的防漏活计,18387164712


Copyright © 云南一日游推荐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