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一日游推荐虚拟社区

✦38 嬉皮旅行指南之云南大理

Miss智人 2022-07-31 10:48:02

听说奥斯卡有个小哥说

Stay Wired, Stay Different

嗯,不错


多嘴一句,没有收到新年祝福的智人们可以回复“37”看到

全球目录



Knowing Where to Look

(The Ultimate Guide to Research)

Lois Horowitz

1984,1988; 440 pp.



推荐语:


信息无处不在——它在公共图书馆、大学、政府机构中,也在专家、社会历史学家的记忆中,还在博物馆、计算机、教堂等地。最关键的问题是我们要如何才能找到所需的特殊信息。我们通常把这个过程叫做“检索”(research),这本书正是介绍了“检索”的所有方法,其作者是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的参考馆员(指图书馆中负责参考咨询服务的馆员)和专栏作家Lois Horowitz。她为我们指明了检索所需的工具,一些著名的词典、索引、参考文献、微缩摄影主题和注册表单等。她给我们介绍了很多检索的策略。


那这样不是会很乏味吗?并不。因为书中引用的例子都很有趣,还配得有插图,使得其阅读起来就像在读报纸上的专栏一样。从搜集电影明星的信息到UFO的信息,这本书都做了详细的解说。

——Ted Schultz


书摘:


假设你不是一个犯罪学专家,但你又想写一部侦探小说,。那么你如何去知道警察在审犯人的时候所用的技巧,测谎的过程究竟如何,怎样写一份纸质报告的呢?也许和警察部门的代表谈一谈是一个很可行的方式。但是你又怎样去避免这个人的主观性呢?你是不是应该跟着当地的警署工作一阵,纪录一些警察的行为呢?这就意味着另一种可能——如果你有几周可以放在这上面的话。


(假若没有时间)当然也不必放弃你的搜索,或者说作为小说家,不必太花力气执着于现实细节。你还可以参照警察们用的教科书,看看上面的行为指导,从中也能读出警官的行动。


「全球目录」被誉为「亚文化的宝典」,主张DIY,主张利用工具、自我实现,启迪了一众嬉皮人士,包括乔布斯。其中,一九七四年封底的这句「STAY HUNGRY, STAY FOOLISH」广为流传。而这本由「连线」杂志创始执行编辑、「网络文化观察员」凯文·凯利主编,一九八八年发行的书,和Miss智人达成了非同一般的 默契,于是决定与它一同凝望宇宙。


隐藏的地图


人类经历的时间会保持同样的流动速度吗?当回到一个曾经熟悉的空间,用记忆和经验来证明时间的流逝,我们期待的是熟悉,还是不可掌控的陌生?嬉皮旅行指南终于在春节休整之后再次继续,这次要介绍的是大家可能都不觉得陌生的大理。几年前,当Lisa还生活在这里的时候,曾经拜访过她一次,她带我走遍了这里的每条街,尝遍了所有心仪的小吃、路边摊、咖啡、酸奶……这一篇文章里,Lisa只介绍了两处,是在经历了众多变故之后,也许还保留着旧时光的地方……


大理:故地重游


文、摄影/Lisa Liang

编译/Miss星月


要写一篇关于大理的旅行指南,对于我来说是件难事。
作为曾经最贴近内心的地方,我在这里经历了种种的冒险和恋爱,也亲眼见证过上瘾的丑恶,是如何占据人的身体、思想和灵魂。最后,一场朋友间的自相残杀——彻底粉碎了我内心的纯真。


以至于现在每次回到大理,都能感到些许的心痛。也许是认定这里是自己养老的终点,也许是心碎的苦涩至今没有完全清除。


难过的感受往往转瞬即逝,而且时间越久,消失的速度也越快。



大理古城


从2009年第一次造访到现在,大理经历了巨大的变化,当时就已经是它的全盛时期,虽然人民路小菜市到了晚上就一片漆黑,只有少量的小商店和放着低调雷鬼乐的嬉皮酒馆,在夜色中影影倬倬。


沿着人民路往叶榆路走,能找到一家光线黯淡的咖啡馆。这不是间传统的咖啡馆,没有人在那售卖咖啡,也没有咖啡馆的标志和菜单或者为你点单的服务员。没有任何的提示告诉你,在这儿能喝到一杯上好的卡布其诺。


毫无疑问,这里有咖啡,因为空气里全是浓郁的香气。


大家都称这个地方“小院”,有时候可能会听到人说去“龚那儿”,或者更简单地就是“龚”。龚是一个很有趣的人。原籍四川,一生中最好的时光都在云南度过,其中大部分在大理。有人对他的描述是:一个货真价实的中国好嬉皮。他特别聪明,想谋生可以随便找个地方教教英文,但这样的话,就没故事可讲了。


龚在所从事的各种工作和身份中切换自如:咖啡烘焙师、盐贩、品茶师、清酒酿造者、木工、农民、书法家、译者、不定期的出家人。面对某些滥情的、大男子主义的人或者享乐主义者,龚会显露出自己浑不吝的一面,就像他对朋友的善良、大方、宽厚和忠诚一样。他一身好技能,知天文晓地理,如果愿意也能过得特别规律有条理。千万不要被他头发蓬乱、一口黑牙、满脸不耐烦和两眼空洞的外表所欺骗。他喜欢笑,也喜欢开玩笑。笑的时候一口黑牙,表情怪怪的,他的笑是因为真心在享受生活。


“龚的地方”其实是一个模糊的定义,它是一群趣味相投的单身汉聚集的地方。从城里来的年轻姑娘们,目光狂野、心怀美梦,很容易在这里被迷惑、引诱,并陷入情网。这帮单身汉里有光头,又被称为小米或者广西李小龙,还有小儿——这个来自上海的情绪化、轻微精神抑郁的作家、诗人和浪漫主义者。Sting是这群人里的头目,只有四个手指的寿司大厨,他从香港逃到大理,以躲避与仇家的恩怨。


Sting在大理断断续续地呆了20多年,如今已是一枚会看着央视乡村纪录片,淡定地吞云吐雾的熟成大叔。他为朋友们和游客种植、烘焙和冲泡咖啡,当鸟吧偶尔组织寿司趴的时候,他也会偶尔过来,献上鲜嫩多汁、刀功完美的三文鱼生鱼片。


接下来说说鸟吧。我到大理的时候,鸟吧已经接近它华丽历史的尾声。但它仍然是一个迷人的,让人很容易傻傻爱上的地方。龚和其他所有的汉纸们经常聚集在此,享受最放松的音乐,便宜的啤酒,全城最破的台球桌,意大利Ricotta起司蛋糕,以及世上最美味的手工希腊酸奶。



鸟吧的标志美食 希腊酸奶


鸟吧是荣洁和新民的劳动结晶。他们是第一批来大理开店的外乡人,也绝对是人民路上最早创办这样集酒吧、家庭旅馆和餐厅于一身的店面的人。他们的故事发生在十多年前,大理已然今非昔比。


现在的人民路上,挤满了咖啡店、酒吧、烘焙屋、烧烤店、小吃摊和时装店,来自全中国和全世界的时髦怪青年都想在这里凭一技之长赚点儿钱。我在中国的其他地方都没有见过如此强烈的创业热情,而且某一些人真心创意无穷,另一些则完全不。


似乎所有人都在享受这样的狂欢,所有人,除了我们这些保留了大理记忆的人,过去的大理安静、简朴、放松,最重要的是,单纯。



丰收时节的大理


龚在人民路上的店早就不在了,取而代之的是没人买得起的高端服装店。鸟吧现在变成了鸟吧咖啡馆,开在从前的街对面。原先的鸟吧不见了,现在是一家名为鸟窝的家庭旅馆。所有的老朋友们都慢慢搬离了古城,搬去更偏远一点的乡村。从一个歇脚的地方走到另一个地方的距离也因此变得越来越远。


龚和汉子们也都挪了窝,搬去一个靠近三塔的地方。不太好找,得路过一个小卖部,走进一条狭窄的小巷,右手一棵树,左手有一口井,头顶一个石头拱门——要说清楚方位很难,最好的办法是闻着咖啡香找过去。


如果这么找的话,你一定可以找到。

就像从前一样,闻香识方向。



洱海上的天光


也许这就是保存下来的过去的大理,它甚至都算不上一家店。也许这就是真正的旧地重游,让自己被遗忘的秘密所牵绊,坐下来,享受一种无处可去无处想去的放空。


宁静的大理午后


制作手工皮鞋的老嬉皮



Lisa Liang


美国加州洛杉矶长大的华裔女生,《隐藏的地图》(Yunnan Drifter)的作者,2009年搬到云南,开始经营个体有机食品“游吟贸易”(www.yunnan-natrurals.com)




一条百科,一段历史

Miss智人,凝望宇宙与互联网的美少女







Copyright © 云南一日游推荐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