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一日游推荐虚拟社区

假装去旅行之一:最爱泸沽湖

私人记录者 2020-10-20 07:25:25

第一乐章:星光

腹黑的王尔德说,我们都生活在阴沟里,但仍有人仰望星空。

我无法形容洛瓦码头上空的星光。

无数大大小小的星星在夜空中闪烁,一会儿亮一下,然后迅速的又暗下去。我想象着来自无数光年以外的星光穿越了漫长的空间和时间,来到我的眼前,只是为了闪烁那么一下。湖面上的凉风吹来,似乎夹杂着那千百年来孤独的呓语,和天上的星光应和,那是它们之间不能说的秘密吗?

无数的星光组成了一道银河,横亘在天际。我们完全不懂星图,却徒劳的在夜空中找着人马座、猎户座、射手座等等听上去很拉风的星座,到最后连北斗七星都没找到。星空下的我们,是如此的渺小,和浩瀚的星河、无穷的时空比起来,我们只是齑粉,但在此时此刻,我们又是唯一。

有多少人在此时夜观天象,又有多少人看到了此刻我们眼中的瑰丽磅礴?有多少人错失了如此美妙的景色,又有多少人从未见过这一刻的惊心动魄?有多少人抬头低头间过尽了一生,却总是遗漏了头顶的星空?

我们牵着手,走上了湖边的小山,那上面有一座凉亭。

凉亭里黑洞洞的,如同连光线都无法逃逸的黑洞。手电的光线像是漂浮在黑暗之上,却完全无法深入,似乎那黑暗里藏着另一个世界的入口。星光因为一座山的关系,离我们更近了一步,危楼高百尺手可摘星辰,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

然而湖却不管不顾的任意澎湃,湖水怕打岸的声音竟如惊雷般震耳欲聋,而且一浪高过一浪,循环往复绝不停歇。星光下看上去安静的湖却拥有一颗狂放的心,它在追逐着自己的影子,如同河边的美少年纳瑟斯,他从来不看任何人,也不爱任何人,最后被暗恋他的女仙诅咒爱上了自己。

我站在黑夜中比白昼时陡峭了一倍的石阶上,听着湖水自恋的涛声,感受着穿林打叶的凛冽寒风,漆黑的穹顶像罩在头顶上的一口锅,而星光则是锅的裂隙。我无来由的觉得恐慌,这么美的不像话的地方,真是我们应该来的吗?会不会在下一秒,我们就会离开这个既爱且恨的现世界,穿越到某个不知名的空间或者干脆化为这星光下的一缕尘埃?

第二乐章:日出

夜幕尚未褪去的里格村上空,下弦月安静的挂在淡云薄雾的天际,像个冷漠而娇羞的小美人。我们跟着船娘上了她那条黄色的猪槽船,此时湖面远方的天边已经泛起了一丝淡青色的微光,并如同湖面上的波纹一般迅速蔓延至整个湖面。

黑色天鹅绒般覆盖在我们眼前的夜幕悄然退去,微风吹过依然还沉浸在美梦之中的湖水,荡起一波又一波的涟漪,如同泸沽湖终于从梦中醒来,捂着嘴打了一个小小的哈欠。

船娘用的是一种便携式的电动马达,在晨光的微曦中发出细微的“嗡嗡”声,除此之外天地之间湖面之上竟再无微声。湖岸的山峦上笼罩着薄如蝉翼的云带,在微光和轻风中不停变幻着形状,而我们已经逐渐能看清前面同船游客的轮廓,但远处的山和湖还是一片深青和浅灰交错的颜色。

里格半岛在猪槽船划开的波纹之中渐渐远去,格姆女神山的暗影也一点点变小,远处的骆驼岛却逐渐清晰起来。有两座山峰的小岛远看就如同跪在湖中的骆驼,因此得名。当船娘把船停靠在骆驼峰下一块长满了“水性杨花”的湖面上时,晨光已经彻底赶跑了黑夜的身影;而看日出的猪槽船一条接一条的出现,将泸沽湖一点点唤醒。

沿着一条勉强算路的小径,我们气喘吁吁的登上了看日出的观景台——一块较为平坦的峰顶平地,四周芳草萋萋杂花生树,只是我们一大群人如同鹌鹑一般裹得严严实实在清晨的寒风中瑟瑟发抖,与周遭美丽的环境极不协调。

太阳升起的方向有几块不停变幻形状的云彩,我们一会儿担心它们会挡住日出的位置,一会儿又怕它们跑的太远让我们错失朝霞。然而不论我们如何患得患失,太阳公公老人家却始终千呼万唤不出来。

就在我们不停搓手跺脚相互打气的当口,那几块满不在乎我行我素的云彩渐渐变了颜色,如同在火炉上不停翻滚的玉米饼,从边缘开始变得金黄,再一点点蔓延至整个饼身。最后云儿被即将升起的朝阳从外到里、从下到上染成了金灿灿的颜色,逐渐聚拢起来的两大朵彩云仿佛化身威武的天龙和麒麟,护卫在即将现身的太阳神身旁。

朝阳才一露头,刹那间便把半个湖面染成了黄金的绚烂。我们用手机、相机记录着朝阳跃出湖面的那一瞬间,却发现无论怎么努力,都很难看清那耀眼的光团中到底是怎样的情形。

返程时,万千枚金币纷纷扬扬洒在我们身后的湖面上,远处的山峦和天空也羞红了脸庞,在阳光下显露出自己的身躯。暖暖的阳光照在我们的后背,猪槽船在欢声笑语中缓缓驶向彼岸。

鱼跃此时海,花开彼岸天。


第三乐章:草海

与草海猝不及防的相逢是在去走婚桥的路上,一个简易的码头上面挂着几块牌子,上面写着“草海坐船、感受湿地风光30/人、游览万亩草海50/人、草坪行走观赏野花80/人”。走上码头,躺在云天湖海之间葱茏草木之上的几条猪槽船意态闲适,几个当地小伙热情招揽我们坐船观赏草海。

在大家的鼓励和女主人公的严厉指示下,我施展“还价大法”,把全套的价格成功砍掉一半,以40/人成交。两个脸庞黝黑、朴实可喜的船工载着我们慢悠悠的划出了码头,清澈的湖面上倒映着蓝天白云的影子,已经有些发黄的草儿迎风摇曳。

听年轻的船工介绍,草海湖水的深度大概在3-4米之间,我们8个人加上2个船工把一艘猪槽船挤得满满当当,站起来还是需要注意平衡,否则极易失足落水。为了大家的福利,我冒着生命危险站在船头帮他们拍了照片,一个个青春年少的脸上洋溢着喜悦的神情,让我老怀大慰。

到了草海深处,湖心有一块在水上生长了无数年以致结成了厚毯子一样的草坪,船工说可以上去行走,如同弹簧床一样,而且绝对安全,国庆时有几千人在上面行走,赏花。可惜这帮八零后、九零后还没我们两个七零后的老家伙玩心重,邀请来邀请去没有一个人跟我们一起下去,于是两个老家伙只好脱了鞋袜,老顽童一般在水上的草坪蹦跳嘶喊,如疯似癫。

虽然船工一再保证草坪绝对没问题,但是走在淹没脚踝、甚至小腿的黑水之中,脚下是柔软的水草结成的大地,还是让人胆战心惊,况且只有两个人行走在这天水之间,时间稍长便觉无趣,最后草草收场。尽情鄙视那帮胆小的孩子们!

往湖岸行去的时候,在我们的极力邀请下,穿着蓝色羽绒服有着黝黑皮肤的船工甲在波光粼粼云影依依的湖上放歌,那是一首我们没有听过的情歌,船工甲的声音如同船下的湖水一般清澈嘹亮……而我的心中也响起了一首歌:

“软泥上的青荇/油油的在水底招摇/在泸沽的柔波里/我甘心做一条水草!”

20141020


Copyright © 云南一日游推荐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