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一日游推荐虚拟社区

政商 | 滇商为何竞相投资柬埔寨?大理州长畅谈洱海从严治理!

滇学 2021-06-06 10:49:11



大选之年欧美频施压

滇企竞相投资柬埔寨

禇昆雅


滇学君按


今年是柬埔寨大选之年,任职已经32年的首相洪森正面临着柬国内反对党和西方国家的频频施压——2月27日,美国宣布削减对柬埔寨830万美元的援助,欧盟也暂停了对柬选举委员会的资金援助。对此,柬埔寨方面回应称并不担心大选资金问题。在柬投资的外国企业似乎也不太担心大选会给投资带来负面影响,他们对柬埔寨的投资环境依然乐观。今年也是中柬建交60周年,随着两国友好关系不断发展,在此契机下,中国企业对柬埔寨的投资力度越来越大,这个东南亚国家也成为云南企业“走出去”的五大主体市场之一。为方便各界人士了解柬埔寨最新的投资环境,特此转载云南信息报记者撰写的专题文章以飨读者诸君。


大选不影响柬投资前景


柬埔寨第三大财团世桥集团(WorldBridge Group)是柬国内龙头企业,不久前,该集团刚刚完成一个项目投资,以约1亿美元在柬埔寨干拉省大金欧市建立嘉里世桥经济特区。


对于大选是否会影响柬埔寨经济发展和国内投资环境,集团董事长谢礼德勋爵明确表示,历届大选都不会对柬埔寨的经济增长造成负面影响,会有越来越多的海外投资者选择来柬投资。


“柬埔寨不是首次举办大选,政府在这方面的经验早已成熟,我相信今年的大选也不会给柬投资环境带来严重的负面影响。”谢礼德说,“作为本地投资者,我深信以洪森为首的柬王国政府将维护好柬埔寨和平,给国内外投资者提供投资机会,创造良好的投资环境。”


柬埔寨最大银行爱喜利达银行(Acleda)执行董事恩占尼也相信,大选之年的柬埔寨仍然是投资者最理想的投资国之一,因为柬埔寨今年的经济仍会保持强劲的增长势头,包括金融业在内的多个领域和行业都会得到发展。


关于柬埔寨的经济发展前景,世界银行在今年年初预测认为,柬国内生产总值在2018年将增长6.9%,是亚洲增长最快的经济体之一,经济增长强劲,市场前景光明。基于此,很多海外企业都将开拓柬埔寨市场列为海外投资的目标之一。


阿塞拜疆某基金会财团于今年2月访问柬埔寨寻求商务和投资项目;韩国Yong Woo Cambodia公司在金边投资约1.34亿美元建造的Gold Tower42大厦项目于日前重启,预计在2019年底竣工;


来自俄罗斯的重型卡车制造商KAMAZ近日与世桥集团签下合作协议,将在柬埔寨合资组装重型卡车。作为柬第8大投资来源国,泰国央行于两周前与柬埔寨央行达成一致将加强两国央行的金融合作,为双边投资和贸易进一步提供便利。



金边成为投资新宝地


柬埔寨逐渐受海外投资者的青睐,主要由于其处在东盟的中心地理位置,加之劳动力成本低、投资优惠政策优厚、自然资源丰富、经济发展迅速、无外汇管制等诸多优势,近几年来,有“东南亚小瑞士”之称的首都金边更是成为海外投资者非常看重的投资新宝地。


作为柬埔寨的重要旅游城市,金边的城市规划正在进一步推进,计划到2020年,金边将建设成为一座面积375平方公里、能容纳300万人口的现代化城市。柬埔寨85%的投资公司和商业企业都设在金边,使金边成为柬地产业发展最集中的地区,楼市需求也被激活。


金边更是外商及各跨国公司高层管理人员的聚集地,他们具有非常强的经济实力,对于居住品质也有较高的要求,因此成为拉升金边住房租金的主要力量,使得目前金边高端住房租金达到了每平米20-30美元,房产已具备极高的投资价值。此外,从火车站至金边国际机场的轻轨即将于今年4月柬新年之前正式开通,城际通行将更为便利。


这种种因素使得金边的房地产项目倍受海外企业和投资人的欢迎。目前到金边投资房产的5大外资来源国分别为中国、日本、韩国、英国和泰国,此外还有占地利之便的邻国马来西亚和新加坡。有中国媒体这样描述:“走在金边街头,仿佛置身于上海浦东新区”,由此可见金边房地产市场的火热程度。


投资金边房地产有两大优势,首先是柬埔寨市场需求大,来自世界各国的商务人士络绎不绝,不断创造着新的房产需求,无论想赚资产增值,或是稳赚租金,都值得期待。其次,柬埔寨对于外汇采取开放政策,完全没有外汇管制措施,资金可自由进出,房地产又以美元计价,在赚得房价涨幅的同时更能赚得美元升值。


柬埔寨于2010年开放外国人买卖不动产政策,凡年满18岁者凭护照就可以在柬埔寨自由买卖2楼以上的集合式住宅或公寓大楼。这一开放政策也是金边近几年房地产市场升温的一大因素。



中国人炒热西哈努克港


除了金边,西哈努克港也是推动柬埔寨经济增长最重要的对外门户。作为柬埔寨唯一的深海港口,西港被柬政府指定为重点工业开发区,服务于东盟、亚太地区和全世界的货运。从长远来看,西港未来有望超越新加坡成为亚太地区集散港,发展前景不可限量。


柬埔寨正在借鉴中国深圳模式,欲将西港打造成经济特区,在西港投资和参与基础设施建设的中国企业进口原材料、工业设备配件、建筑设备等税收全免,并且出口中国的产品一样实行免税政策。大批中国企业的涌入,令西港即将成为柬埔寨的“中国城”,近5年来,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都在西港投资,并且投资力度前所未有。


最近,来自中国的投资者宣布,将在2019年初在西港市的Stung Hav县投资1000亿人民币建设经济特区及贸易中心。


知名制衣企业红豆集团是最早赴柬埔寨投资的中国企业,该集团在西港设立了工业园。中国最大的跨区域能源供应服务企业——中国燃气控股有限公司正计划在西港投资燃气业,一家中国公司将同柬埔寨十大财团之一的皇家集团合作在西港开发一个大型旅游项目。


目前西哈努克港在建的地产项目中,绝大多数都是由中国企业开发建设。据柬埔寨媒体报道,自2015年起,大量的中资企业涌入西哈努克港投资房地产开发,不仅带动了西港的旅游业发展,房地产土地价格也因此持续升高。


此外,由中国企业投资的全长190公里的金边至西港高速公路即将动工修建,同时,西哈努克国际机场已开通了西港至中国澳门等地的直飞航线。今年1月,李克强总理访问柬埔寨期间与洪森首相共同签署了建设西港新国际机场项目协议。项目公布后,该地区周边的土地价格飞涨,从之前每平米7美元涨至25-30美元。



在柬投资滇企已逾20家


柬埔寨也是云南企业“走出去”的主体市场之一。根据商务部官方资料,截至2018年1月底,云南境外投资企业和机构已达732家,对外实际投资累计达93.23亿美元,柬埔寨居于投资之首,其次是越南、老挝、缅甸和泰国。


云南建投集团是最早投资柬埔寨的云南本土企业之一,此外还有在旅游胜地暹粒成功打造文化旅游项目《吴哥的微笑》的云南文投,以及云南演艺集团、昆明新知集团、云南能投联合外经、云投集团、云南景成集团……近几年来,在柬埔寨投资的云南本土企业已逾20家。


云南省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于2016年同柬埔寨签署协议,投资兴建暹粒吴哥国际机场,预计三年完工。该项目是中柬产能合作的重点项目之一,一期总投资约8.8亿美元,按照协议,云投集团控股、云南建投集团和云南机场集团参股建设该机场,并将获得新机场55年特许经营权。


云南本土民营龙头企业云南景成集团有限公司也于2016年10月在柬埔寨投资成立了柬埔寨JC国际航空有限公司,注册资金为5000万美元,以金边国际机场为主运营基地,2017年3月17日顺利开航运营。


今年春节前夕,JC国际航空又新开了4条新航线,分别为西港-杭州、暹粒-徐州、金边-新加坡和暹粒-西安,至此JC国际航空共运营16条航线,除柬埔寨国内金边-暹粒-西港环飞航线外,国际航线主要覆盖东亚、东南亚城市。


云南能投联合外经股份有限公司于去年与柬埔寨瑞峰国际有限公司签署了年产6万吨优级食用酒精厂建设工程EPC合同,该项目工期为24个月,规模为年产6万吨优级食用酒精,主要原料是糖厂的副产品糖蜜,属于生物生态项目。此项目的建成标志着柬埔寨酒精厂零的突破,成为柬埔寨首家酒精厂。


今年也有几家云南企业有意赴柬埔寨投资,云南能投物流有限公司就是其中之一,公司已赴柬埔寨实地考察投资项目。此外,景成集团也有望扩大在柬埔寨的投资。


转自《 southoutlook》


增值阅读

洱海保护今后只会越来越严

澎湃新闻专访大理州长杨健

记者|赵实   实习生|张紫微


去年3月,洱海周边2000多家餐饮及客栈的关停,把大理推上了风口浪尖。


一切源于对洱海保护治理。此前的洱海,一度污染严重,数次爆发蓝藻。这倒逼云南大理白族自治州委州政府决定实施“七大行动”,其中就包括被强烈关注的餐饮客栈整治措施,要求自通告发布之日起30日内,整治范围内的所有餐饮、客栈经营户一律自行暂停营业,接受核查。


这也是大理“壮士断腕、刮骨疗伤”般的自我治理,以巨大的经济代价,保护洱海。


到今年3月,这场被称为史上最严洱海保护令实施一年整。3月7日,全国人大代表、云南省长阮成发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的云南代表团开放日上承诺,要确保今年6月30日以前,实现洱海环湖周边所有生活污水全部收集处理,“不让一滴污水入湖”。


对全国人大代表、大理白族自治州州长杨健而言,这无疑又是一张“军令状”。作为最严保护令的主要实施者,杨健的每时每刻都与洱海紧密联系在一起。“压力的确很大,”3月14日,他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独家专访时坦言,“如果洱海治理不好,我们愧对所有百姓。”


必须承认的是,洱海的生态在这一年之间发生了很大的改善,水质变清了,环境变美了,海鸥栖息而来,成为了大理的一道新风景。“洱海的治理是长期过程,必须久久为功,今后只会更加严格。”杨健说,所有可能影响洱海生态的污染源今后都将持续整治。


但他同时也承诺,对洱海的严格治理,不会让游客受到影响,“相反,能为广大游客提供一个更加舒适、更加人性化的环境。”


客栈关停

“截污干渠建成之前,只能采取断然措施”


澎湃:去年3月,大理实施了包括关停整治范围内的餐饮和客栈等措施在内的洱海保护措施,被称为史上最严保护令,作出这样的决断,是出于什么考虑?


杨健:在省级财政也不是很宽裕的状况下,省委省政府决定2017年开始每年拿出6个亿,连续五年,用于支持大理州用于洱海保护治理。2016年11月30号,陈豪书记在会议上作出了采取断然措施,开启洱海抢救模式的决定,由此拉开洱海保护治理史上最严措施。


这几年间,大理每年的游客增长量都很大,比如2015年是2980万人次,2016年涨到了3800万人次,到了2017年,达到4222万人次。伴随着旅游产业井喷式的发展,洱海环湖的餐饮及客栈开到了2500多家。这么多的游客,产生的生活垃圾和污水量是巨大,如果截污工程不完工,还是会全部流进洱海,污染程度之大可想而知。


所以,在截污干渠没有建成之前,我们只能采取断然的措施,通过全面停污来截污治污,如果不停止这些餐饮客栈的生产经营,污水还是会向洱海里面排,这对洱海保护是极其不利的。


澎湃:严格治理措施的“靴子”落地之后,引起了不小的舆论波澜,你们是怎么做后续工作的?


杨健:一开始的确有些业主不理解,但经过宣传发动以后,看到了党委政府的决心,开始从不理解变为理解,从不支持变为支持。我们首先宣传洱海保护的重要性和必要性,其次给他们讲清楚这么多餐饮客栈在湖边开设,对于洱海污染的严重性,然后再详细说明我们为什么要这么做,下一步努力方向是什么。要通过耐心的宣传,提升群众对洱海保护治理的认知度和认可度,因为这件事单靠党委政府是做不好的,一定要全社会支持,全民参与,这才是洱海保护治理的长远之策。去年我们最后停了2498家,力度空前。我们感谢所有为洱海保护作出贡献的人。


固本培元

水质优化引来海鸥,从严治理久久为功


澎湃:除了餐饮客栈所产生的生活污水和垃圾,洱海还有哪些污染源?大理州委州政府是怎么解决的?


杨健:洱海的污染分为两大部分,一是生活污水污染,二是面源污染。洱海流域有大量的农田和畜牧业,粪便、农药等废物通过各种渠道,最终还是进入洱海。这三年来,我们进行了农业产业的结构调整,避免大水大肥的产业,使面源污染大幅降低。我们现在提出在洱海流域要控制并逐渐取消农药化肥的使用,把洱海流域建成云南最大的生态农业示范区。


我们制定了“十三五”洱海保护治理规划,以及洱海流域水生态保护与可持续发展规划,共涉及181个项目,总投资330多个亿。三年来我们先后投入了129个亿,接下来还将投入近200亿的资金,用于后续项目的建设。下一步我们将实施环洱海三线划定,即蓝线、绿线、红线,划定洱海保护红线,真正实现洱海的长远发展。


澎湃:既然措施空前严格,那么取得的成效如何?


杨健:全民治湖的意识的确树立起来了,把洱海保护治理好,已经在全社会取得了共识。工程治湖也取得了重大进展,比如说环湖截污,预计今年6月30号实现截污工程的全面建成,如果所有截污工程实现闭合,可以基本做到生活污水基本不进洱海。


我们的补水、绿化工作也开展得比较顺利,从洱源方面往洱海补水、调水,加大清水入湖的力度。在洱海西面,各村镇过去是各自为政,都有自己的水厂和供水渠道,把苍山和周边流入洱海的清水全部截流了,这三年,我们建成了自来水供给系统,洱海流域统一供水,老百姓的生活用水由政府统一解决,实现了苍山清水入湖的清水补偿机制,现在,清水统统都流进了洱海。


再有就是,洱海东面全是荒山,我们开始加大植树造林的绿化力度,虽然短期内不一定见效,但从长远来讲肯定有好处。


澎湃:现在洱海生态环境改善了多少?


杨健:洱海现在的水质和周边环境比过去好多了,以海鸥为例,五、六年前,在大理几乎没有见过海鸥,去年,海鸥好像是爱上大理和洱海了,成群结队地来,已经变成大理亮丽的风景,这也说明洱海的水质、环境改善了。2017年,有6个月洱海水质达到2类,6个月为3类,算说取得了初步成效。洱海污染不是一朝一夕形成的,是个长期过程,真正要把洱海治理好也是长期过程,必须久久为功。


治理规划

“对洱海的保护治理,我们只会越来越严”


澎湃:据了解,这次的两会上,你带来的将洱海流域列入山水林田湖草生态保护修复试点项目的建议,被作为云南代表团的全团议案提交给了全国人大。


杨健:是的,因为把洱海流域列入山水林田湖草生态保护修复试点,可实现生态环境的根本性转变,是我们的一致共识。我们认为,山水林田湖草生态保护治理修复试点工作的顺利开展,将与当前大理州正在加快实施的环湖截污重点项目和开启洱海保护抢救模式“七大行动”有机融合,推动洱海流域保护治理工作提速增效,实现生态环境明显改善。


把洱海流域列入山水林田湖草生态保护修复试点,还能减轻地方财政投入环境保护的压力。2017年大理州基本支出201亿元,其中保工资121亿元、保运转30亿元、保基本民生50亿元,地方收入仅为87亿元,地方财力已无法全面满足基本支出需求,而“十三五”期间洱海保护治理每年投入将达60亿元。同时大理民族地区还急需其他大量的发展建设资金,环保投入压力十分巨大。如果试点能得到国家支持,将减轻地方财政投入环保的压力。


澎湃:对于洱海未来的保护治理,还要采取什么措施?


杨健:对洱海的保护治理只会越来越严。我们要让即将完工的这些工程真正发挥作用,让已经投入的资金发挥作用,加大面源污染的治理力,和整个洱海流域生态环境的保护建设力度,提高整个流域生态环境的水平和质量。


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工作,就是加大对洱海的补水。历史上,每年进入洱海的水量一般都在8到10亿立方,洱海蓄水量是30亿立方,理论上,三、四年就可以置换一次。但是近年来持续干旱,加上气候变化以后,从2010年到2014年,每年洱海的进水量不足3亿方,这使洱海的自净能力大幅下降,再加上现在实行的严格的截污措施影响,污水虽然被截住了,同时也把洱海的水源截住了一部分,所以下一步增加洱海清水入湖尤为重要。


澎湃:洱海周边的餐饮客栈今后还会重建吗?


杨健:以后肯定会有,但在发展的方式上、建设的标准上,会比过去更严,一定要符合洱海保护治理的要求,符合生态环境保护的要求,符合全域旅游的规划,要求标准肯定会更高。


旅游监管

“胆敢一条路走到黑,政府打击绝不手软”


澎湃:游客量逐年递增,但洱海边的餐饮客栈却大批关停,大理怎么保障游客的食宿?


杨健:去年,虽然我们开展了严格的洱海保护治理,但从另外一些渠道为游客解决吃住游娱购的问题,没有让游客受到影响。为了游客到大理之后能够住得下、住得好,我们新建了大量的五星级、四星级酒店,同时也大力鼓励发展民宿旅游,虽然这2400多家餐饮客栈只是在洱海周边停了,在大理的其他地方,我们还是鼓励、支持、帮助大家,所有餐饮客栈的量不但没减,还大幅增加,只不过过去都是集中在洱海周边,现在鼓励大家向州内其他景点分流,这与我们实现全域旅游是相吻合的。


澎湃:近几年,有一些在旅游时发生的负面事件,导致大家对云南的旅游市场产生了不少质疑。作为云南最主要的旅游城市,大理接下来将如何监管整治旅游市场?


杨健:我们认为,大理旅游想要提质增效,必须加大市场秩序的整治工作。我们要规范旅游市场的秩序,打击强买强卖,打击低价游、零负团费,去年,我们处罚了23家旅行社,并处罚了32名导游,他们是低价游中的关键环节,如果他们要一条路走到黑,政府绝不手软,坚决打击。


我们也在尽最大的努力为游客创造好的购物环境。过去,有一些大型购物店往往和旅行社、导游形成了灰色利益链,我们在加大打击的同时,也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比如把大理的三月街从过去的一年一次、一次七天,调整为现在的天天三月街,不论游客什么时候来,都能感受到商业街盛况。我们把所有农特产品集中在这里,相当于大型购物商场,又不同于过去的购物店,它是公开透明的,游客可以放心购物。涉及旅游商店,我们也安装了税控系统,这个工程可以有效规避购物店与旅行社、导游之间的利益分配问题,目前实施下来效果不错。


此外,最核心的还是党委政府要牢固树立产业长远发展的思想,如果没有一个科学、有序的发展环境,再好的旅游资源也不可能发挥效益。我们正在打造全域旅游,省里在实施“一部手机游云南”,我们也在全力参与,现在大理古城等首批三个景点,已经纳入了3月1号上线的试点工作,通过这些措施,我相信大理的全域旅游一定能取得更好的进展。


转自《澎湃新闻》

Copyright © 云南一日游推荐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