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一日游推荐虚拟社区

如果你去泸沽湖,请带上我的问候!

闲行逸致 2020-10-16 16:41:54

点击上方“闲行逸致” 可以订阅!


3月18日

2017年


何处来三岛苍茫翠色流

泸沽湖

含味闲行,恬淡逸致



LUGUHU

Travels





神奇的

谢纳米




到泸沽湖的游客

据说只有

约三成的人

能够有幸看到蓝天白云

和绮丽如蓝宝石般的

湖水

祝你好运





村口等车

途中俯瞰山路十八弯

“服务区”的当地小摊贩

男女平等 一人一元

泸沽湖景区入口收费处


清晨,我们拉着箱子离开束河“姑娘家客栈”,到古镇村委前停车场等候司机来接。高原的阳光已经爬上了屋顶,但月亮还高高挂在头顶。


车子是丹丹帮我们联系的,司机嫌人少不肯来接,被丹丹训了几句,我们有点担心,但最终还是来了,九座的商务车,车门上喷着“云南迪庆康辉旅游汽车公司”字样。


车到丽江又陆续上来几个人,待开出丽江城区已经快九点了。


司机三十来岁,摩梭人,家住丽江与泸沽湖之间的宁蒗县城,一路上除给我们讲些闲碎故事外,说到兴起,打开收音机,开足音量给我们唱“七彩的云南,美丽的丽江……”没有经过训练的粗嗓子,因为契合了当时的场景而听起来十分动情,让我们觉得这位有着黝黑脸庞的年轻人对泸沽湖——事实上对整个云南——充满了自豪。




泸沽湖位于云川交界,湖跨两省,距云南丽江200公里左右,距四川西昌或攀枝花都在300公里以上,极大多数的游客都选择由丽江进入泸沽湖。


从距离上讲,丽江到泸沽湖与杭州到上海相仿,但路况令人沮丧,尤其是山路十八弯路段,通常须耗时7小时,据有的自驾司机描述要9个小时,我们去的时候,新的丽(江)宁(蒗)公路已经修好,但即便是常年来往的老司机,仍须4个多小时,大致可以想像路途的艰辛。


据说从四川方向的西昌或攀枝花进去,路况比丽江还要差,要一整天的时间。


游览泸沽湖至少须准备三天时间,两天路上,一天的游玩。


途经宁蒗县城(小凉山彝族居住区)。泸沽湖机场就在宁蒗,机场大巴到泸沽湖大约一个多小时。




惊鸿一瞥泸沽湖


在接近泸沽湖的一块高地上

数辆旅游车集结起来

由其中一名司机充当发言人

向游客洗脑

怂恿大家参加摩梭人篝火晚会

也就在这里候

我们看到了泸沽湖的芳容

发言人的吼叫被淹没在人们的欢呼声里






我们住宿的客栈



这就是我们住的里格村

客栈的房间



车子继续朝泸沽湖腹地景区开去,经过大落水村,车上所有人都在这儿下了车,这是泸沽湖最大的村落,大多数游客都选择在这里住宿,我们在束河时按照丹丹的关照,已在网上预订了里格村的客栈,那里住宿相对要贵些,但景色美丽,是泸沽湖精华所在。





空间丧失了地理上的方位
时间懒散地化为一缕幽香





下午开始游玩。里格半岛是一座伸出湖面约千米的小山,岛上盖有精致的别墅和高档客栈,从宽大的落地窗朝房间看去,被褥整洁,设施考究,与湖水如此之近,能想象入住于此的惬意。


太阳很好,满目湛蓝,偶尔有干燥寒冷的风从湖面吹来,让我意识到此刻正身处高原,整个天空和湖水仿佛被蓝色的精灵所主宰,这种蓝有如此独特的气质,像是在一幅绚烂的风景画上又加了一片钴蓝色的滤镜,亮丽明艳。


云朵在头顶漂浮。


我突然想到已经多久没有用上“云朵”这个词语了,像这种边界清晰立体感强烈的团状的云,似乎早已远离了我们的日常语境,即便是晴日,即便有蓝天,通常我们也只会说:今天天气不错。


里格半岛

里格村后山上的玛尼堆

看日出归来

这些颜色鲜艳的小船有个接地气的名字叫(猪槽船)想必以造型命名,现用来作为载客游湖的游船。


想找到登上半岛山顶的路费了我们好大的劲,它居然藏在一座废弃建筑的脚手架下,顺着小路,低头穿过小树林,有几处休憩的场所和一座亭,但均已颓废,只依稀保留了曾经样子。


山上树木矮小,与其说是树,倒不如说是灌木,而遍地的荆棘和无从涉足的乱石,则让我想起我的家乡湘湖的定山,猫曾经在那里的一所学校读书,虽然现在只留下了一幢空房,岌岌可危,但依然无法阻止她一直处于怀念之中,怀念她曾经的芳华跟快乐。


或许时已迟,游人稀少。一对年轻人来到我们身边一起看湖,见我们用手机摆拍合影,主动要为我们照相,我们笑着婉拒,我们比较喜欢自己用微单加上小支架或手机的10秒自拍,我以为他们是否想着要我为他俩合拍一张,却同样被谢绝,我忍不住在心里阴暗地猜测他们并非情侣而是旅伴。


登上里格半岛山顶的小路

猫在里格半岛

小山坡上表演

太空舞步


假如附近没有人或不方便,我们通常会用微单相机加一个小支架,还有用手机的10妙自拍功能,这让我们从容





在这里下到湖边就是尼塞,从那儿的码头,可以到
湖中的里务比岛,可惜我们没去


沿湖的指示标牌




泸沽湖的湖岸线长约四十多公里,一半是云南,一半是四川,路况不错,如果体力允许,租一辆电瓶车甚或徒步游湖当然最好了,我们选择的是包车,各个客栈以及电线杆上都有包车司机留下的电话,就像办假证的“牛皮癣”。


因为纬度的关系,泸沽湖天亮得比较迟。早上起床后,到湖边看初升的大阳如何慢慢地将猪槽船涂上色彩,虽然已是早春时节,码头上还结着一层厚厚的霜。回到客栈一边吃早餐,一边等待昨晚预约的司机来接我们,车上除了我们俩,还有三个女孩,其中一个姑娘带着她的父母。


车子从里村子后面绕上沿湖的山岗,顺时针走,不远就是里格观景台,用来给游客拍照观景,从这里仍然可以看到里格半岛。我们到达时已经有许多人在那里了,估计是从大落水村过来的。


见我们俩站在那里照相,两位东北大姐过来教我们摆POSS,大概觉得猫的衣服不够鲜艳,热情地要把她们的花丝巾借给她,我现在才发现,把丝巾用两手捏住甩过头顶然后往后撑开呈飞翔状的姿态是多么地深入人心。


今天天气变了,虽然不是阴天,但云层很厚,大块的云压在头顶,有一种气闷的感觉,风非常地大,也很冷,不用说,要像昨天那样在里格半岛上只穿着羊毛衫照相,显然是不现实的。




沿湖的玛尼堆

玛尼堆是藏民用大小不等石块垒成的“祭坛”,也被称为“神堆”。

插在玛尼堆上的经幡


今天拍出来的照片与昨天明显不一样,同样的湖,同样的水,怎么拍都看不出明艳的色彩,我不愿将其归结为技术上的原因,而倾向于天气的变化,并暗自庆幸昨天碰到了一个艳阳天。而今天刚到的倒霉蛋就没有这么幸运了,比如我们车上那一对喋喋不休怨气冲天的夫妇。气象预报说一周内均阴雨连绵,我禁不住有点幸灾乐祸。



拍得远一点,让别人看不清



或者索性转过身去


据说来泸沽湖每年百万的游客,有将近一半以上的人没有碰上“好天气”,这种说法并非全无根据。比如我外甥带着他女朋友的那一次处女游,非但天气欠佳,还在里格村的湖边烧烤时吃坏了肚子,后来我外甥囡也不远数千里来过泸沽湖,回去后却连朋友圈照片都懒得发。照此比例,好运气只占比三分之一。


我也觉得奇怪,难道泸沽湖只有像昨天那样少云的天气,拍出来的照片才显得光彩耀眼,而哪怕不是阴天,不是下雨,只要云层堆得厚一点,风刮得大一些,反映在相机显示屏或手机屏幕上的颜色,却会那么地让人心烦意乱!


泸沽湖大悲海螺经堂

大悲海螺经堂的喇嘛和他的孙子

杨二车娜姆博物馆指引牌


相较于杨丽萍在大理的影响,杨二车娜姆在泸沽湖似乎不大待见,我们昨天没有听到那个丽江的摩梭人司机提及她,在今天环湖的过程中,尽管有许多的时候向我们介绍女儿国和摩梭人的走婚,这个包车司机也权当不知道这个杨二。


按理说她也是小有名气,又是摩梭人,还有人甚至在网上说泸沽湖旅游的兴起全仗杨二车娜姆在选秀节目上做评委时的鼓吹,话说得过了点,但是她强化了摩梭文化在一般人中的认知却是事实。


令人惊讶的是,我们在大悲经堂的一处不起眼的转角看到了这块指示牌,在尚未提起对杨二车娜姆的兴趣前,我并不十分反感她这个人,直到看见了如此简陋又这么不规整的指示牌,却生生地想为她鸣不平,我不明白在此竖起这块牌子的人是对她的尊重还是一种刻薄。


我们自然没有光顾“杨二车娜姆博物馆”。





中国的民族列表中没有摩梭族,摩梭人属于纳西族或蒙古族,是泸沽湖周边主要的居住者,人数大约在60000左右,也是我国最后的“母系社会”,至今仍保留着女人当家以及走婚的习俗,男不婚,女不嫁,有“女儿国”之称谓。


走婚也叫走访婚,男女终身都住在自己的母系家庭里,男子半夜到女方闺房,天亮前必须离开,双方永远都不成为对方家庭的成员。是一种由男子走婚来维持性关系而实现种族延续的特殊形式。



走婚桥入口处小街上的店招


走婚桥入口处小街上的店招



摩梭人著名的“走婚桥”在沿湖四川一侧,游湖的司机会让游客在一个小镇似的村口下车,自行穿过不甚热闹的酒吧街和狭长的机耕道,便到了走婚桥,以及美丽的大草海。


走婚桥


走婚桥是摩梭适婚男女约会的地方,白天,男女在聚会上以舞蹈、歌唱的方式寻觅心仪的对象,若相互倾心,男子则于半夜前往女子的“花楼”(指摩梭成年女性的房间)约会。


大草海景观


就像摩梭人不是摩梭族一样,流传甚广的摩梭人“走婚”习俗,也并非对婚姻的随意,我知道“走婚”这个词以及由此引发的好奇让许多人产生联想,也因此有诸多的误解,这在一定程度上伤害了摩梭人,在与当地人的交谈中你会感受到这一点。


走婚从形式上看固然没有法律的约束,但族人之间有着严密的道德戒律,苟合苟离的行为,是遭人非议的,缘来而合,缘尽而散,自由、干脆、平等,从某种角度讲,反而会更珍惜彼此的感情,也更懂得自律之道。


手机横过来看“走婚桥”


造型朴实而原始的走婚长300余米,全由木头建造而成,桥面离水面约80厘米,两侧有栏杆,由于长年泥沙淤积,导致桥下水流不畅,形成为沼泽样的湿地,长满有茂密的芦苇和水草,远远望去,像一片草的海洋,故当地人称其为“大草海”。


推销土产的妇人


草海合影留念





-The end-


如果生活的要义

大于追求幸福

那么,除却旅行

很少有别的行为能呈现

这一追求过程中的

热情与矛盾





文字:amou

排版:amou

      图片:猫  amou




         《闲行逸致》

微信:XIANXINGYIZHI

一起分享外面的世界

amou的二维码


Copyright © 云南一日游推荐虚拟社区@2017